残念江户车轮秀

2020-07-18

残念江户车轮秀 TOYOTA主展台上,几乎是个人化未来行动科技的展示场。 这是我第二次亲身现场体验东京国际车展,也是21世纪商用与乘用车两展合一的第一届车展,其实在行前确实也对本届东京车展有着一些期待,但这样的期待其实在历经两天媒体日之后,我自己却因为所见所闻而产生的些许困惑与失落感。
残念江户车轮秀 会场内看不到FIAT品牌参展,倒是逛街在六本木的主题精品店首度亲眼见到魅力十足的FIAT 500,虽然在台湾名气远输给MINI,不过我保证亲眼见过后就会爱上! 不知道是不是全球化与中国崛起的速度与程度超乎想像,本届东京车展若就乘用车的观点看来,其实不仅参展品牌明显减少,而且在整个车展的主体性方面表现相当不足,还有同行的媒体开玩笑说,本届东京车展几乎就是福祉车展,当然注重驾驶人的行动个体条件的差异,站在企业作为全球公民的立场看来,相当程度地体现了某一种尊重,不过就宏观一点的角度看来,却因此「见树不见林」。
另外,因为两展合一,乘用车品牌的摊位面积明显缩小,可看性也大幅降低,就我主观的感觉来说,急就章与应付了事的成分不低,而且可能也因为欧美大厂更注重中国大陆市场的无穷潜力,在此发表的首发产品也急速减少,照理来说,市场虽然在中国大陆那厢,但是作为亚洲西化与工业化最早的国家,日本在这方面理应有着更理想的表现。
在爱知博览会后,似乎可以吸引外来观光客的因素减少了,在本届东京车展上,却也忠实地反映出当地乘用车消费景气的低落,不过相较之下轻型车在当地市场的长红表现,却「恰巧」地体现在DAIHATSU与SUZUKI这两家以轻型车见长的自动车品牌上,而且这两家车厂的参展面积大的有点空旷,展览内容却未因为场地面积加大而同步提升,这一点倒是颠覆我以往对日本民族的看法,不过这次前往东瀛整体验的过程,以及当地国民素质与行为模式的改变,在我回台之后反覆思索其实倒是能够慢慢地连结在一起,至少现在日本的驾驶人礼让行人似乎没有以前那幺「彻底」,日本小学生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也是会不听带队老师的话而大声喧哗,至少跟20年前首度前往日本观光印象大不相同。
对于媒体採访所提供的便利性,其实体贴与细心没有改变,这也一直都是原本身为全球三大车展之一的东京车展,一直都为大家所称道的优点,在动线安排上也相当人性化而合乎逻辑,就整个大展看来,可观之处却出现在二轮、商车与车电领域,内容合乎了该民族一项擅长的安排与紧凑程度。
或许是期望太高,或许是世界改变的速度与幅度都超过我的想像,我只能说,真的没有什幺是永远的,而单从资产阶级或是投资家的角度看数字或许真的不够客观,我现在更开始怀疑坊间所谓的日本再度崛起论。
残念江户车轮秀 或许日本要能够真正再度崛起,只能靠着东京铁塔上2016年争取奥运的愿望才有机会实现。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